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信阳社会 / 正文

信阳一粮库83万公斤粮食只有数字 并无真实粮食?政府回应不存在......

1.jpg

河南信阳,原公安局长买官卖官被抓后,很多向其行贿的人至今在当地公安系统重要岗位没有被处理。

最近当地最近又发生丑闻,粮食局下属粮油公司经理因粮库83万公斤粮食库存虚假问题开始到处举报。作为一名在职的粮油公司经理,在今年四月开始拿着公章不上班到处举报,因其害怕最后让自己担责。83万公斤粮食只有数字没有粮食,说白了就是账目上有83公斤粮食,实际只是账目数字,并无83万公斤粮食存在。

这事就是最近被媒体曝光发生在河南信阳潢川县的伞陂粮油有限公司(下称“伞陂粮油”)经理李太生实名举报伞陂粮油一批83万公斤稻谷库存与账面不符的问题。

2019年5月,全国粮食库存大清查,实际上从2019年4月底开始,李太生就请病假不上班带着公章和举报材料,从潢川来到郑州,将伞陂粮油账实不符的事层层举报。

作为中储粮集团的中央储备粮代储点,伞陂粮油为中储粮收购、保管粮食,依据其需求将粮食出库,并在整个过程中接受中储粮直接监管。作为回报,中储粮要向伞陂粮油支付粮食收购费、保管费。为了短少的83万公斤稻谷,中储粮向伞陂粮油支付了收购与保管费约200万元。

依据中储粮相关文件,出现短缺的这批稻谷是2013年、2014年在伞陂粮油入库的,原本计划2018年出库,由中储粮拍卖给南阳天冠集团。李太生称,但就在2018年10月,中储粮对这批稻谷进行出库检查时,库存短缺的问题被发现了。

账目显示,仅2013年10月某日,朱士学上交稻谷3.67万公斤。依据账目上的姓名、身份证号,朱士学其实就是为伞陂粮油看大门的朱大爷。朱士学他从上世纪80年代进入粮食系统工作,但近十年来,他从未向粮油公司交粮,更没有收到过粮食款。

这是媒体公开报道的消息,从媒体公开的报道中可以得出两个消息,一个是83万公斤粮食是有的,这就是虚假的数字确实有83万公斤粮食在账目上,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83万公斤粮食,说白了只有内部人才能知道这事,要不是粮库经理实名举报,谁又知道83万公斤粮食是假的,账面上有83万公斤粮食,其中就有粮库以门卫名义虚构的3.67万公斤。一个身份证信息登记就是粮食,然后收粮资金被套取,83万公斤粮食相应款项就有200万元。

国家在进行粮食大清查摸清各地粮库究竟有多少粮食是真实存在,意义重大,比如河南信阳潢川这个粮库,83公斤只有假账并无真粮食。早在2014年上海就查处过合伙倒卖25万公斤国家储备粮事件。

从潢川粮库83万公斤假账事件中还透露出一个问题,2013和2014年入库的粮食,计划2018年出库,期间粮食放了四年到五年之久,属于陈粮,这批粮食计划出库流通到哪里及用途暂时无人知晓,是否应该核查禁止陈化粮流通到市场上相关领域,以防止其变成膨化食品或酿酒用途或大米,毕竟陈化粮如果发霉会产生黄曲霉素致癌。

一张身份证就是粮食数字,然后就是钱,报上去粮库的粮食都是满仓大丰收,形势一片喜人,天下粮仓大满贯,实际上等真的需要大量粮食的时候,只能去账本上找粮食。这些国家储备粮库大检查确实非常有必要,往往内部人一合伙,层层造假,收粮食的款下来了,粮食也收到了,最后真正的粮食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最后这些怎么处理不得而知!最怕的就是监督机制缺失,团伙造假,套取资金,虽然有人敢站出来,举报起来又异常艰难,这都给造假提供了一定气候与胆量。

关于伞陂粮油购销有限公司经理李太生反映问题的情况说明

根据李太生实名举报伞陂粮油购销有限公司库存短缺的问题,我县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由相关单位组成的调查组进行调查,初步情况如下:

伞陂粮油购销有限公司在2019年1月底前,按照合同约定,足量完成了向天冠集团的定向销售出库任务,天冠集团出具了实物交割数量确认单。目前,伞陂公司2013年收购的最低收购价粮食所涉及的8个仓房已出库完毕,均为空仓,不在2019年政策性粮食库存大清查的检查范围之内。经信阳市第五普查组通过测量计算法检查认定,该公司其它仓房库存政策性粮食账实差率在国家规定的-2%以内,不存在数量短少等问题。

目前,县纪委监察委已成立审查调查组对李太生反映的问题进一步调查核实,将根据调查结果,依纪依法进行严肃处理。

潢川县政府新闻办公室

2019年6月7日

0

下一篇:息县交警通报7家道路交通安全“高风险运输企业”

上一篇:高考首日!开考前信阳一考生考场门口晕倒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