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信阳社会 / 正文

采砂全行业停产 砂价降了 运价却猛涨 附信阳河道采砂负责人名单

6.jpg


关闭全省所有采砂场,只允许国有公司经营;管住了砂价,运价却成倍甚至数倍上涨;合法购买的河砂迟迟不能到位,黑市交易暗流涌动……


2018年,在媒体曝光压力下,河南省连续3次对河砂进行管控。市场供应骤减导致河砂价格暴涨,一些重点工程和民生工程受影响,群众少量用砂极为不便,私挖盗采屡禁不止,黑市交易频现。


全行业停产 国企例外


2018年5月,新华社对河a南淮a河正阳罗山交界河段滥采河砂导致生态环境受损、影响行洪安全的报道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后,河南省于5月底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以淮河干流为重点的全省河道采砂专项整治。


7.jpg


河南省水利厅发现,2014年以来,该厅批复信阳市淮河干流采砂规划要求采砂船控制在91艘以内,但2018年这一区域的采砂船达到2072艘,超规划近22倍。


河南省遂对全省采砂证逐一审核,有证开采的,水利和纪检监察机关对其合规性进行再审查;无证违法开采的,公安机关依法打击、坚决取缔。


专项整治尚未结束,随着主汛期的到来,河南省又于7月开展了主汛期全面禁采河砂的行动。其间,全省共取缔非法采砂场686个,吊离违法采砂船只2206艘、依法拆解采砂船1428艘、销毁采砂设备2030台(套),清除沙堆924处。


2018年9月,河南省淮河干流采砂专项整治通过河南省水利厅验收。


不久,人民网再次曝光河南鲁山县以修复河床为名大肆采砂。随后,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河道采砂管理的意见》,二次收紧河道采砂。


2018年11月,央视又曝光河南采砂车“难刹车”,河南省第三次整治采砂,下发《关于印发河南省深入开展全省河湖采砂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的通知》。


三次专项整治,叫停河南境内所有采砂、制砂企业。


2018年10月18日,河南省在信阳市召开全省河道采砂管理工作会议,推广专项整治后的罗山采砂模式:国有公司负责开采,企业和群众用砂经过审批后,由指定运输企业运输。


比照罗山采砂模式,目前,河南省共批准合法采砂企业20家,全部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公司。


针对国有企业垄断河南采砂市场的质疑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半月谈记者,非常时期用非常之法,他们没有说不让民营企业进入,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相信国有企业。


砂价降了 运价却猛涨


罗山县水利局局长胡庆启告诉半月谈记者,罗山采砂模式确实管住了河砂。目前,全县境内水清河晏,淮干生态得到修复。同时,罗山砂价降了下来,由2018年的每吨运到130元左右降至现在的政府统一售价每吨90元。


但群众反映,砂价降下来,运价却高得离谱。周党镇一位群众告诉半月谈记者,以前砂运到他们镇1吨运费10元,现在运费起步价50元,谁出的价高,司机就往谁那里送。这样砂价和运价加起来,比2018年还贵。


胡庆启说,运费是市场价,政府管不了。


离罗山县不远的信阳市息县情况也不乐观。息县唯一的合法开采河砂企业——息县城投建材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淮河支流竹竿河岸边,公司法人谭伟说,公司日开采量1万吨,群众只要办完审批手续,次日就能供砂。


息县八里岔乡任店村村民任平乾告诉半月谈记者,事实并非如此。2018年他帮低保残疾户的叔叔盖房,为批砂跑了好几趟:先到砂场领表,再到村里打证明,再到乡里盖章,再回到砂场交表交钱。所有手续跑完,又等了20多天才买到砂。


“我叔去年11月买的砂1吨115元,今年过完年又涨到125元了。这个价确实贵了。但没法儿,全县谁买都这个价,我们也没啥可说的。”任平乾说。


原阳县水利局局长娄瑞举告诉半月谈记者,船采砂成本很低,一吨砂成本价七八元,最高不超过15元。现在动辄卖到百元以上,太不正常。


息县用砂户反映,控制河砂开采后,唯一中标运输的息县鼎力货物运输代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鼎力运输”)也变相垄断了河砂运输。一些用砂户自己找的符合环保要求的货车未挂靠在“鼎力运输”名下,在砂场根本装不到砂。


八里岔乡周庄村群众告诉半月谈记者,以前砂子拉到他们村,1吨运费只要七八元,现在“鼎力运输”要15块钱。


用砂难保障 盗采没治住


由于砂石资源分布不均衡,目前河南省批准的20家合法采砂企业许可开采量为2345.6万方,远远满足不了经济社会发展对砂石骨料的持续需求,导致砂价暴涨,一些重点工程和民生工程受影响。


河南孟电集团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是河南省辉县一家专业从事商品混凝土生产的现代化大型企业。公司经理马利告诉半月谈记者,公司可日产商品混凝土10000方,可现在库存河砂不到300吨,不够一天生产用的。


息县淮河大桥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河南省农村公路项目里程最长的桥梁,原计划今年2月主体工程竣工通车。但半月谈记者4月初在息淮大桥看到,桥梁尚未通车,1590米长的桥梁上只有少量工人在干活。一位姓鲁的工人告诉记者,砂石紧张,工地时不时缺商砼,有时要等一两天才能送来。


市场供应不充分导致的暴利,使非法采砂严重。


半月谈记者在驻马店市确山县信誉加油站旁看到成堆的砂石。旁边的群众说,这是当地一家砖厂老板以制砖为名囤的砂,如果想要,打围挡上的电话号码就行。


在确山县石磙河镇石磙河村,村民告诉半月谈记者,现在不让囤大堆的砂,他们就一家一户囤小堆的砂。如果要得多,几家兑一起就够了。而且村民地里往下挖都是砂,想要也可以把地里的砂挖出来。


从2018年6月开始,原阳县沿黄的陡门乡、大宾乡、靳堂乡、官厂乡、蒋庄乡、平原示范区韩董庄镇、桥北乡等7个乡镇,非法采砂、挖砂、经营砂场等违法行为多发。当地河务局只有20多人、1辆执法车,根本管不住。而这些盗采的河砂全部流入地下交易。


当地基层干部普遍认为,打击滥采河砂、保护生态环境的初衷是好的,但政策出台考虑不周,结果出力不讨好,用砂群众不满意,盗采问题也没有治住.


0

下一篇:现场签约突破800万 华英休闲产品再启华章

上一篇:灵山镇“三清一改”,决胜环保攻坚战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