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回罗山这两年 我血本无归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信阳县区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回罗山这两年 我血本无归

转载 大洋洋2020/10/17 10:24:31 发布 来源:罗山社区 作者: 22098 阅读 0 评论 12 点赞

1

这一刻,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一刻,终于又回到了两年前,不同的是,两年前我手里有现金30万,现在,没有了!

我想向人诉说,发现竟然无人可说,那我就写下来,也算是个人生阅历,虽然是失败的。

2

2008年,随着奥运会在中国的召开,举国沸腾,那一年,我20岁,随着打工的大潮,我来到了中国的首都---北京,寻找商机。

罗山人在北京,无外乎是做做早点,收收废品,有钱的做做建筑租赁,这些前提是要么你有人带,要么你先有一点经济实力。具体到我,这两条都没有,就是有一身的力气!

第一次到北京,看到了真的天安门,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凝视那高高的城门,思绪万千,历朝历代的帝王为了成为这里的主人,拼命厮杀。只是,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我暗暗下了决心,今后一定要在这座城市打拼,过上好日子。我有信心,也有决心,但是,前提是先把肚子填饱。

... ...

此处省略3721个字,我最终在北京五道口服装市场给别人打工,老板是温州人,说是老板,其实比我才大2岁。我们也说得来,他说你先学学经验,以后有机会自己做。很多业务直接交给我了,我自然也很珍惜这份工作,每月工资加上提成高峰时都过万了。

2013年,我25了,按照家乡的规矩,没有工作的农村人到了这个年龄该结婚了,家里人催着回去相亲,村里的同龄姑娘们大都结婚生子了。父母不能不急,因为亲戚朋友见面就问。

2013年春节回家,家里安排相亲,我提出一个条件,她不能在东莞打过工,其他没啥要求,因为我的条件也就这样。

没想到,一见面,我们都乐了,对象是邻村的一个姑娘,我们是初中同学。我们那时候关系还很好,还是我暗恋的对象,没想到,这个时候,我没娶,她未嫁。

接下来的过程简单多了,从暗恋到明恋,次年我们结婚了。现在回头想想,这恋爱太简单了,很多人的恋爱都有无数个故事,甚至可以写一本书。我呢,太简单,这导致我教育孩子都没有素材,当然,这是后话。

年底,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望着孩子红扑扑的脸庞,我工作更加的努力了,是男人就得有责任。虽然两地相隔,但我们累,并快乐着。

2015年,女儿2岁了,可以上幼儿园了,妻子也轻松点了,她提出也出来,到我这儿一起打工。正好,老板的朋友这也缺人,是一家批发女装的,他们温州人一出来都很抱团,刚好介绍过来。

妻子很快就过来了,因为这两个店铺离的不远,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一起在北京打拼着。

2018年,掐指一算,我出来已经10年了,手中也有了一些积蓄,差不多50万了,我的目标是100万。曾经以为百万对我来说是个可望不可及的事情,但是,此刻感觉很近。

回想以前,没有钱的时候,感觉10块钱都很重要,有1万块钱的时候,就想着有10万,有10万块钱的时候就想着有20万。现在才明白,有些官员贪了上亿还不满足。

这一年,女儿5岁了,快上小学的年龄了。我必须得让她得到好的教育,不能让她再像我一样到处流浪。打听打听,在北京上学肯定是最理想的,但是,想都不用想,啥条件都不具备,只能想想而已。

只能回老家罗山上学,老家的情况我是知道的,大都是父母在外面打工,爷爷奶奶带孩子。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普遍存在“隔代教育”的国家,而隔代家长们的素质远远落后于时代发展和孩子成长的要求。

我的父母文化不高,至少,他们没有把我培养出来,这里丝毫没有埋怨父母的意思,他们这一代人,能吃饱肚子都不错了。

怎么办?

我抱起砖头就没法抱你,放下砖头就没法养你!网络上的句子在我身上变成了现实。

这是人生的转折点,有的人,一步错,步步错。怎么办?我并没有经验可循,没有正确的选择,我只能用排除法,去掉一个不利的。出生无法选择,但是,人生可以。

我选择回家创业,不能让女儿成为留守儿童。我坚信,只要方向正确,离目标总会越来越近。

和妻子商量,她说什么都听我的,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她都不离不弃。这话我记得是我们婚礼上她说过的,现在又说了一遍。

3

回到了罗山,这个家乡的小城,和10年前相比,城区变化不大,唯一变化的是房价从2008年的1000元/㎡,涨到了6000/元㎡。没有别的技能,我只能从事我曾经熟悉的行业:服装销售,就代理我老板的品牌。

说干就干,经过再三考察,我在县城十字街租下了一间商铺,房租每年10万元,贵是贵了点,但是,房东都是几百万买下来的,好地段也不可能便宜。

房东对我很好,带我去办理各种证照,还帮我找来了熟悉的装修公司。花了6万多,经过10来天的装修,店铺装修好了。老板很快给我发了10多万元的货,一个月后再付款。

有这么好的房东,还有老板的支持(给我的价格比他批发还便宜),很快,我的新店开业了。

开业第一个月,除掉房租,水电,还赚了3000多元,虽然不多,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钱多钱少无所谓,关键我能照顾孩子了,何况,这才刚刚开始,以后情况肯定会越来越好。

就这样到了2019年2月,或多或少都有盈余,日子过得虽然清贫,但也知足,羡慕别人成绩不如自己努力,更何况,我不羡慕别人。

2月以后,感觉每天进店的人越来越少,偶尔有些人要么是老顾客介绍过来的,要么是等着换季打折的。我们的衣服其实价格也不贵,大都在200~300元一件,大众都能接受的范围。

但是,大家还是嫌贵。我都不明白,罗山的大街上身着万元一套的衣服的人随处可见,他们咋不消费的呢?

2019年6月,按说是换季,是旺季了,但是,第一次算账,亏了差不多1000块,一种不祥之兆笼罩在心头。群众有消费意愿,但是很可能没有消费能力。

按照销售大师的理念,我们开通了线上线下同时销售,连一向内向的妻子也开始主动加微信陌生人的好友,开始在朋友圈扩散。但是,这一切,收效甚微。

从此以后,每天都在亏... ...

好朋友告诉我,等等吧,天无绝人之路,或许明年有转机。这样,我等到了今年元月,接下来的故事,大家或许已经猜到了。

新冠疫情的到来,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大家都在抢购生活用品,服装可有可无,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疫情越来越严重,罗山闭市了!

3月16日,罗山重启,仿佛让人看到了希望,大家纷纷走上街头,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这才是罗山本来该有的样子。当然,我的店也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第二年的房租又快到期了。赚的钱已经不够交房租了,还搭上我们夫妻二人。继续干,继续亏!

我觉得,有必要及时止损了,就像买股票,给自己设个亏损底线,低于这个底线,必须抛弃。

我开始甩卖,所有的衣服给钱就卖。大街上每天都有大甩卖的,亲,请相信我,有的甩卖是真正的甩卖,我就是。

经过几个月的甩卖,衣服差不多卖完了,20多万的货,还没卖到10万块钱。

前几天,房东来找我,说房子的事,说政府鼓励我们减免房租,我们当初买房子的时候,税费咋一分钱都不免呢?虽然政府没有强制让私人房东减房租,但是,他还是主动给我减免了一个月。

今天,房子到期了,我收拾好行囊,跟房东再见,感谢遇见!

4

两年前的今天,我投入40多万,一头扎进商海,两年后,30万没有了。

我是怎么一步步赔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工商、税务等部门没有收我一分钱管理费,并且他们对我都很好,两年来从来没有找过麻烦;大街上干干净净,几乎没有扬尘;社会治安也很好,没有街头小混混强买强卖。

有时候,我们贫穷,真不是因为我们懒惰,而是,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贫穷。

2020年8月,罗山县公开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496名,竟然有4011人报名参加考试。这些,或许能够说明一切。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