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信阳息县:吃出来的37万,超过20年时效,欠条不具有法律效应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信阳社会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信阳息县:吃出来的37万,超过20年时效,欠条不具有法律效应

转载 岗哨观察2020/11/20 10:54:35 发布 来源:映象网 作者: 18975 阅读 0 评论 27 点赞

日前,信阳市息县人杨某向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反映,自己曾在息县北街高杆灯小八洞经营一家酒楼,从1988年起,周边8个村的村委班子人员时常到酒楼消费,但消费完基本不当场结账靠“打白条”挂账赊欠,共累计吃喝欠款多达37万元,时至今日,一直无法结清,现在酒楼都倒闭了,也没有要到欠款。

1.jpg

“真是没办法了,要了很多回了,光顿庄村委会欠我们饭店的钱都欠了20多年了,多次去讨要,一直也没个结果。现在家里已经破产了,只好向你们媒体寻求帮助了。”杨某拿着手里一叠厚厚的欠条对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说。

2.jpg

酒店老板:吃饭不给钱,欠条一大摞

为提高家庭生活水平,1986年杨某与妻子彭某在息县北街高杆灯小八洞经营了一家餐饮酒店。由于夫妻俩为人本分,周边的单位和个人经常到杨某的酒店吃饭聚餐,所得经营收入也能维持日常生计。看着生意越来越好,杨某一度欣喜不已。

然而让杨某没想到的是,生意好了,欠条却多了,“当时想着大家都认识,我就没有计较什么,他们都是先就餐,再打的欠条。”杨某对记者说到。

据杨某介绍,自1988年以来,现龙湖办事处王湾村、尹湾村,商务中心区关庄村,淮河办事处十里村、曹园村、洪庄村、顿庄村,孙庙乡段庄村8个村委班子的招待基本是选在他的酒楼,但是饭后多数都是打白条不结账。在杨某提供的欠款单据中,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看到,欠条多为就餐的收据单子,纸张很薄,而且泛黄。多数收据上都明确标注着吃饭事由,由村委人员的签字,并盖有村委会盖的公章。然而,杨某表示,即使欠条写的如此清楚,但是从1988年至今,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欠条被各村委兑现,拿回了欠款,其他的却再也没要到过。

3.jpg

“他们几个村委会不断拖欠餐饮费用,共累计了37万元。就当年的物价水平来说,这是一笔巨款。我们开饭店也不容易啊,这么多年我去要了好多回,开始还让等,说等上面拨款以后就给,现在好多都不认账了,这总不能他们吃饭,让我们老百姓买单吧。”杨某的话语中气愤中透着无奈。

由于几个村委会一直不偿还欠款,杨某多次向息县纪委反映此事,想借助纪委把问题解决掉,但均未得到有效处理。

4.jpg

村委会:超过20年时效,欠条不具有法律效应

10月27日,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联系了息县淮河办事处顿庄村现任村支书倪风起,他告诉记者,原先向杨某打欠条的是上上任的老支书,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只是给杨某写了一个证明老支书没有把钱给他属实的证明。倪风起还解释称,杨某是在20多年之后才上诉法院的,那时欠条已经不具备法律效应了。

11月2日,记者联系了龙湖办事处王湾村现任村支书李玉芳,她表示自己刚接任村支书,对于以前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之后,记者又联系了其他几个村委会的工作人员,询问相关情况,多数以之前的事不清楚为由进行解释。

律师:只要诉讼中断前提供索要证据,会重新计算诉讼时效

11月16日上午,关于杨某遭遇多个村委会吃喝“打白条”,多年欠款无法追回一事,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联系了河南天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何文真。何文真解释,欠款是否超期,是有法律规定的,不是那个人说的,而且债务诉讼时效适用诉讼时效中断规定,中断后诉讼时效会重新计算,根据目前这种情况可以初步判断该欠款应该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建议先协商处理或者直接到法院提起诉讼。

对于此事,记者多次联系了息县纪委书记张鑫想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但截至发稿,未得到任何回应。

关于息县人杨某遭遇多个村委会多年吃喝“打白条”,37万欠款无法追回一事,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将继续关注。

已有0人点赞

a2756f3d20deab26bb7fd48cd5033f6.jp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